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六章 冤家路窄
    郭飞与陈耿被领路的人领着,半途中却被陈耿的父母追了上来。陈耿父母连忙拉着儿子跪在郭飞面前,一阵磕头感恩。

     郭飞不停地劝说陈耿和其父母,又在带路之人的规劝之下,陈耿的父母才回了城外的家。离去之前,可是千叮万嘱陈耿要好好报答郭飞。搞得郭飞是一阵无奈。

     最后两人跟随着领路人来到了外门弟子的住所。

     风火门外门弟子的住所,范围很大,有几十处别院,每一处别院都有十个房间。

     领路之人将郭飞二人带到了一处别院之中,说道:“这就是你们住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 郭飞见这别院中的十个房间环绕,排列齐整,修筑的还挺好。院中又栽种有数种颜色不同的花草,微风轻拂,带起阵阵醉人的花香。不觉间,郭飞沉闷的心情也舒畅了些。

     “哇!没想到这里这么好!哈哈!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了?”陈耿一瞅见这院子,就发出土包子进城一样的惊喜叫声。

     “呵呵!你们进入了风火门,当然是住在这里了。”那领路的人不由发出笑声,他对这种情况似乎司空见惯了一般。

     然后他分别指着两个房间,对郭飞二人说道:“那个房间是郭飞的,那一间是陈耿的。里面的东西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,你们可以进去休息或修炼,也可以随处走走,但不要走远了,会迷路的。这是你们的钥匙,要保管好。我还有别的事,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多谢!”郭飞接过钥匙,对带路之人微笑致谢,这人一路以来,态度还挺谦和。

     带路的人走后,陈耿倒是对这个别院大感兴趣。在这别院中一阵转悠,左瞧瞧,又看看。还时不时用鼻子凑近几朵鲜花,使劲的嗅了嗅,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后,才堪堪止住。

     “唉!这里以后有你看的!我先进屋了,你慢慢看吧!”郭飞见他兴致勃勃,无奈的摇头说道,缓步朝自己的房间里走去。

     “房间?我的房间!哈哈!我来啦!”那陈耿听说他要进屋,顿时对自己的房间大感兴趣。大叫两声,三步并作一步,奔入自己的房间里去了。

     “哇!这床真舒服!”兴奋的叫声从陈耿的房间里传出,

     “哈哈!这柜子好看!”

     “桌子也好!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郭飞走到自己屋门前,瞥了眼陈耿的房间,无奈的摇了摇脑袋。嘴中带着笑意,轻声道:“这家伙还真是少见多怪!”

     “嘶!”郭飞进了房间关了门后,不禁右手捂住了左臂,长嘶一声,咬着牙齿说道:“我勒个去!忍着真累!”

     他此时的左手臂,因先前攻击郑浩时,被郑浩发出的旋风扭成了麻花一样。一路以来,他都没有时间休息,一直强忍着手臂上的疼痛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 此时一进房间,他还真有些忍不住了。哪有时间看房间的好坏?捂着手臂,连忙飞身到已被人铺得整齐的单人床上坐下,右手从怀中取出一粒回元丹吞下。

     这回元丹是顾林连同奖励一起给的。在那大庭广众之下,他不敢把回元丹和奖品放进脑洞,只好收在怀兜里。

     吞下回元丹后,郭飞立刻闭目调息。顿时就感觉到胃中正有一股温顺的能量,正在通过胃的消化,输送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 这回元丹可比他吃杂粮提供的能量强的多,也精纯的多。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快速的充盈着能量。

     郭飞控制着大部分能量,汇聚在受伤的左臂之上,再加上他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。他左臂的骨肉,竟被他强行扭回校正!

     他忍着痛,又将回元丹的药力,灌输在整条手臂的骨肉之上,修复那些破损的骨肉。

     过了不过一刻时辰,他的手臂已完全恢复正常!

     “呼!”郭飞吐出一口浊气,睁开了双眼,把完好如初的手臂抬在眼前,喃喃道:“要是没有这奇怪的掌控术,就算有回元丹,我这条手臂也怕是废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吵吵嚷嚷!打扰老子修炼!找死!”突然屋外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接着便是砰然倒地之声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郭飞疑惑。

     只听外面有人说话了:“峰师兄!这家伙是今天刚来的!”

     “那照老规矩!这一年的卫生由他负责!”一个声音比较尖锐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我的衣服有人洗咯!”

     “我不用再洗内裤了!”

     郭飞听到此处,接着便听到陈耿的声音道:“我只是刚才吵了一点,凭什么要我……?”

     这时是“啪”的一声响起,似乎是打在皮肉上的脆响,阻止了陈耿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 只听一个刺耳的声音说道:“这是我是定的规矩,新入门的必须负责这个院里一年的卫生!包括其他人的衣服裤子!”

     当即又听他吼道:“还有一个人呢?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郭飞将自己的房门踹开了,一脸阴沉的看着院里的八九人,冷着声音道:“老子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“是你这臭小子!”其中有一个人竟然认出了郭飞,

     郭飞皱着眉头冷着眼,看着说话那人道:“你上次挨打的还不够?”

     众人闻言都是一阵错愕,全部齐刷刷的看着一脸难看的李峰。

     刚才认出郭飞的人,正是那晚夜里被郭飞一拳打得七晕八素的李峰。现如今郭飞身上穿的衣服,也还是从李峰身上抢来的。

     “郭飞!你出来了!”陈耿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右手捂着右脸,跑到郭飞的身边。

 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郭飞皱着眉头问道。他从陈耿右脸上的指缝间,隐约看见了几道淤红。

     陈耿苦笑摇头,道:“没事!”

     那李峰被自己几个小跟班,盯得脸上一阵躁红。心中对郭飞大恨,自认为那晚被打只是意外,今天必须要找回面子来。当即对郭飞说道:“还真是冤家路窄啊!老子要不是因为上次天黑,被你偷袭了。还能让你小子跑了?现在倒好,让老子碰到了你。不给老子洗一年的内裤,看老子怎么修理你!”

     陈耿见他说话狠厉,又看他们人多,心先自怯了一般,对李峰道:“你们别欺负郭飞!要洗我帮你们洗就是了!”

     “在一边呆着去!”郭飞手一甩,将陈耿撂到一边去了。冷冷的看着李峰,道:“你还有话说吗?”

     “呃!”李峰闻言一愕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但真的还是继续狠厉道:“要不是你小子,老子昨天就通过测试进入内门了!害得老子今天又闭关重修了一次!从今天开始,你还要给老子洗脚!”

     “哦?”郭飞这时突然嘴角微翘,对李峰说道:“幸好你没进去!”

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李峰不懂郭飞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郭飞没有回答他,只是身体已经动了。他的身体在李峰眨眼之下,就到了李峰面前。

     李峰只是觉得脸上一痛,这一痛,比那天晚上更加痛!

     “啊!”李峰顿时被打趴在地下,发出痛呼。

     “洗脚?唔!这个想法不错!我还从来没有享受过呢!”郭飞身影一顿,还是站在刚才站的地方,仿佛一直就没动过,一脸阴恻恻的笑容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 李峰这次还好,他没有晕过去,立刻对自己的几个小跟班吼道:“给我上!废了他我负责!”

     李峰的七个小跟班,看他被一拳打倒在地,一阵惊愕,刚才郭飞的速度太快。他们竟一时也没看清楚,心下踌躇,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 “你们七个人还怕一个刚入门的毛头小子?一人一个火球给我烧了他!不是还有我吗!出事我负责!”李峰趴在地上大喊,但身子去在往后面挪。

     那七人闻言,觉得也对,七打一他们还怕什么?更何况还有一个人阶高级的峰师兄在!

     于是,七人同时在胸前凝聚出火球,攻向郭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