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五章 烈火焚心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郑浩听到烈火焚心之刑,脸色白中更白,向他师父费倡哀求。

     这烈火焚心,乃是由施刑之人掌控极度炽热的烈火,钻入受刑之人的心脏,进行烈火焚心。一般的常人忍受不了半刻时辰,就会心脏枯竭,在极度痛苦中死去。

     “门主!这……”费倡欲再做请求。

     “我已是看你的情面上留情了!你还想得寸进尺?”顾震风冷声对费倡喝道。

     “老朽不敢!多谢门主开恩!老朽记下了!”费倡低下了头,眼中闪过不为人知的狠厉,当即对郑浩喝道:“孽徒还不快谢门主活命之恩?”

     郑浩连忙向顾震风磕头道:“多谢门主不杀之恩!多谢门主不杀之恩!”

     “哼!”顾震风冷哼一声,对费倡道:“郑浩既然是你的弟子,现在就由你亲自送他去刑狱堂受刑!我相信你不会有私心的!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费倡咬着牙齿回道。随即对瘫跪在地上的郑浩喝道:“孽障还不起来?”

     但郑浩因双臂断裂的疼痛,使得全身都用不上劲,哪里还起得来?

     “没用!”费倡摇头冷哼,当即控风将郑浩整个人裹带而起,向风火门刑狱堂飞去了。

     台上众人见费倡携带郑浩而去,心情各不相同。有心思凝重的,惊惧交错的,也有暗自犯愁的。

     然而台下的人群,将台上发生的整个过程都看在眼里,更是想法多多。因此引起轩然大波,一阵哗然之声,顿时在人群中蔓延而起。

     只听有人议论道:“风火门这次出大事了!门内的人竟然自己打起来了,连门主和长老都动起手来了!”

     “今天发生的事,对风火门的声誉影响挺大。竟然会有人暗使手段,阻挠测试者比斗,到时候谁还敢参加这风火门的测试啊!”这人说的话,显然颇具挑拨之意。

     “你还别说那郭飞实在了不得,命也硬的很。竟然从费长老关门弟子手中活得性命。而且一个入门名额之争,竟被他搞得这么热闹。”又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 郭飞大仇没有报完,心中正暗自思量接下来的打算。此时又看见风火台下吵吵嚷嚷,觉得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 这次入门比斗被他搅得乱七八糟,门主定然责怪。接下来是否能顺利进去入风火门,还尤未可知。但是他又必须进入风火门,强大自身,以图后报。

     顾震风见整个场面乱糟糟的,有点失控的趋势。胸口气息一沉,高声发出一声怒喝:“肃静!”

     “肃静……”

     顾震风的怒喝响彻每一个人的耳朵,震得所有人耳朵里一阵嗡嗡的鸣响不停!

     一时间似乎连天地都安静了下来,风都不敢吹拂发出声响!

     所有人立刻闭口不敢再言,整个场地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!

     顾震风看着一脸深沉的郭飞,冷声说道:“郭飞!你心智不坚,杀意太重,实在不配这第一名。念你是个可塑之才,就与陈耿一起进入外门,好好磨炼一下自己的心性!若还是这般杀念太重,敢对同门出手,我不仅会将你逐出风火门,还要将你修为尽废!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 郭飞闻言喜忧参半,喜的自然是可以顺利进入风火门,忧的则是顾震风此话明显是要让他放弃仇恨,不要对郑浩再有任何报复之心。

     “多谢门主宽恕!弟子铭记在心!”郭飞对顾震风深深一躬身,口中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明白最好!”顾震风面容缓和,随即当众高声道:“今年此次的入门名额之战,我顾震风必会严肃处理!绝不会让风火门再出现类似的事情,希望大家明年能够继续踊跃参与入门测试,为自己家族争光!同时也为风火门,为风火城的繁盛多做贡献!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台下人群闻言,都高声应和。

     说罢,顾震风话锋一转,道:“此次入门名额由我亲自宣布!”

     他看着站在风火台围栏之外,因风火台上发生之事,处于震惊中的姜欣莹,高声宣布:“姜欣莹为这次名额之战第一名,直接进入风火门内门。陈耿第二名,郭飞第三名,进入外门。”

     顾震风如此宣布完,对一边的顾林吩咐道:“顾林!下面由你主持。”

     “芸儿!我们回去!”顾震风吩咐完毕,就带着女儿顾芳芸飞身远去,将剩下的事交由顾林完全处理。

     顾芳芸随同父亲飞走之时,不禁看了一眼郭飞,正好与郭飞明亮深邃的双目对上,心中当即轻颤,撇过红脸,飞身远去。

     郭飞看着顾震风离去,心中对其是充满着感激。他虽然没有得到第一,但知道顾震风因他的资质,对他有偏袒之意。否则他不仅进不了风火门,甚至连性命也堪忧。

     看来傍上顾震风这棵大树是很有必要的,自己也得赶紧提升实力,在这风火门内多一份自保的能力。

     郭飞深吸一口气,他不知道郑浩烈火焚心的结果会怎么样。但他看得出,郑浩的师傅费倡绝对是个难啃的老骨头。因为和郑浩仇怨,费倡必然与他也是势不两立的。

     顺利进入风火门后,接下来的事,郭飞已不太在意了。

     其余之事,是由顾林收拾着这次比斗的烂尾巴。顾林将第一名的奖品,给予了姜欣莹作为奖励后,郭飞与陈耿二人也各自得到了奖励。

     最后顾林便遣散了观看的人群。随即命一人带着姜欣莹去了内门住所。而郭飞和陈耿二人,则被人带去了外门弟子的住所。

     此时风火台人群皆已散尽,然而在风火门的刑狱堂中,却有阵阵撕心裂肺的痛苦哀嚎,从一间刑房之内传出,响彻整个刑狱堂!

     刑狱堂之内,摆放着各种刑具,是专门针对风火门内的有罪之人,进行处罚的。

     此时,正有一人在承受着烈火焚心之刑!

     “啊……师父……救……救我!我的心……我的心好痛!啊……”

     一身灰衣的费倡,就站在刑房之内。他的双颚差点没被自己咬碎!而他双目更是阴沉恐怖,眨也不眨地盯着身前青年,还有那施罚的刑罚者。

     “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承受!”费倡咬牙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 受刑的青年正是郑浩!

     他的四肢被铁链绑缚在一根铁柱之上。本来洁白的长衣,因他断裂的双臂而被染成了血红。而那断裂双臂的伤口,早已被烈火烧焦之后结了痂,防止了他流血过多而死。

     再看他本来俊朗的面容,也因刑罚者手中的烈火,钻入他的心脏而扭曲狰狞!

     那刑罚者高大威武,神色冷漠。他的手掌中烈火覆盖,正拍在郑浩袒露的胸膛上。只见他掌中的烈火,正一丝丝的,缓缓地往郑浩心口里钻!

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郑浩发出最后一声痛苦的嘶喊,终于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 也在此时,那刑罚者掌中的烈火恰恰消散殆尽。对身后的费倡冷漠的说道:“烈火焚心之刑时间已到,费长老可领你徒儿回你的丹火堂了!”

     费倡闻言,发出几道凌厉的风刃,将绑缚在他爱徒身上的铁链切断。灰色身影一闪,将要瘫倒在地的郑浩抱住。随即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,便化为疾风离开了刑狱堂。

     费倡本来就是风火门三大堂口之一——丹火堂执事长老。

     他抱着昏厥的郑浩,疾飞回到自己的丹火堂。将自己所炼的各种疗伤丹药拿出,参合在药池之中,将郑浩泡入其中。以此用来重生郑浩的双手,以及修复他即将枯竭的心脏。

     过了许久,漂浮在药水的郑浩上醒转。见到师父就在药池边上紧紧盯着他,他心中感动之余,却发现自己的双臂还是断裂的,心中更是灼痛不已!

     此时他对郭飞已恨入骨髓,恨不得现在就食其肉唾其骨。当即对他师父愤怒地叫嚷道:“师父!我要报仇!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!我要杀了郭飞!”

     费倡脸上阴云密布,冰冷冷看着愤恨中的爱徒,却没有说一句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