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郭氏老吴
    郭飞待在沸腾的水幕中,都快成了水煮鱼。陡一听老吴说还有一招,便?33??急催促道:“那你还不用出来搞死他?”

     老吴双眼一凝,身躯一抖,从身体内冒出一股寒气来,水幕之内的温度骤然下降。

     郭飞仿佛从热锅里,突然掉进了冰凉的水中。精神为之一振,身心顿感爽快,叫嚷道:“这招不错!爽快!”

     老吴身上被汗水湿透的衣服,都已结了一层洁白的寒霜,连眉毛和头发也已覆满了寒霜。但郭飞却不受这寒气的影响,只感觉水幕之内一阵凉爽。

     再一看老吴,郭飞不禁退了一步,两眼大睁,嘴巴大张,叫道:“我了个去!老吴你成冰人了!”

     只见在老吴的身前,正有一根根冰刺快速凝聚成型。过不片刻,就已凝聚了无数根长短不一的冰刺。而这些冰刺,正好对准着水幕之外的黑衣青年。

     “老吴!你这是要大发神威吗?”郭飞惊叫道。

     老吴一直默不作声,因为他脸上也被冰霜所覆盖,面容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 水幕之外,正掌控风火的黑衣青年,瞧见了老吴的举动。不敢大意,掌中催动风火,风刃再度成型,化为数十把。烈火被他控制,完全依附在风刃之上,终成风火之刃,威力更强!

     这时的水幕已逐渐稀薄,老吴正全力凝聚冰刺,没有那么多的能力再控制水幕。

     而黑衣青年又使出了风火之刃,水幕几经风火之刃的攻击,再也支撑不住,怦然碎裂,撒下满天热水。

     黑衣青年见水幕被他所破,心下大喜,冷喝道:“你们死期已到!”

     随即控制风火之刃,带着阵阵灼热且锐利的风浪,向郭飞老吴二人围杀而来,欲将二人切割成渣渣。

     郭飞神情呆滞,这数十把风火之刃的威力,完全不是他所能抵抗得了的。就在此时,他只感觉身边寒风突起,冰雕似的老吴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 老吴身上结成的寒冰,随着他浑身一震,纷纷从他身上飞溅而起,化为无数冰屑。冰屑绕过郭飞,形成一股冰屑漩涡,将郭飞包裹在漩涡中心。

     风火之刃一经切割在冰屑之上,便被冰屑覆灭,让郭飞免受那风火之刃的攻击。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黑衣青年见状大惊,这可是他目前最强的掌控之术。没想到受人嘱托来杀的人,竟然还有这等厉害的高手守护。

     “透心凉!”身体恢复正常的老吴一声轻喝。双手向前推送,身前的无数冰刺,尽数疾刺向黑衣青年。

     “该死!失算了!”他的心已怯,体内的掌控之力消耗过甚,控制着的风火之刃威力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 但眼看无数冰刺即将要把自己刺穿个通透,情急之下,风火之刃立即回援,挡住了最前一排冰刺。

     “下次不要让我看见你们!”借此短暂的瞬间,黑衣青年脚下陡然风起,向密林深处钻了进去,消失了踪迹。

     失去目标的冰刺,全部刺穿了几棵大树树杆,在上面穿透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树洞。

     郭飞周围的漩涡冰屑纷纷落在地上,化为点点水珠。他看见那黑衣青年钻进密林逃窜而去,大为可惜道:“就这样跑了?我还以为有多厉害,就敢这么嚣张让我滚出风火门?呸!”

     敌人逃了,他这回心安了些,受伤的身体,也因老吴先前施展的控制术,恢复了大半。

     想起老吴的深藏不露,他不由看着老吴,一脸怪笑着叫道:“老吴啊!你隐藏的够深啊!早知道你还有这么厉害的掌控术,我就不进风火门了,直接跟你学得了!刚才你可牛掰的很嘞!”

     “噗!”老吴口中喷出一串血雾。本来就惨白的脸,此时白中更白。只见他双眼向上一翻,身体一阵摇晃,就要倒下。

     郭飞见状大惊,急忙近身将他扶住。

     “老吴!你怎么了?”郭飞感觉到老吴浑身冰凉。这可不是先前那种冰爽的感觉,而是一种死人一样的冰冷!

     他伸出两根指头,探了一下老吴鼻息,感觉到老吴鼻中没有丝毫气息流动。心里猛一沉,脸色尽是恐慌之色,慌乱道:“老吴啊!你不会就这样去了吧!”

     老吴没有反应,眼珠子依然朝上,仿佛死不瞑目。郭飞的心也随着老吴冰冷的身体,越来越凉。郭飞眼眶中已有水雾弥漫,老吴的身体实在太冷了。

     “你身上太冷,你要死也得死的暖和一点。我去给你烤烤火!”郭飞抱起老吴轻飘飘的瘦长身体,走到一棵树旁,将老吴的身体依靠着树杆坐着。

     他寻来了些干枯的木柴,在老吴身前堆成一堆。然后火力凝聚掌中,一撮火焰从掌心猛然窜出,挥手将掌中火焰送入柴堆,点燃了一堆大火。

     他又靠在老吴的身体旁坐下,一会儿摸摸老吴的手,一会儿捏捏老吴的脸。感觉老吴身体稍微暖和了些,就又急忙摇晃着老吴的肩膀,叫道:“老吴!你不会真死了吧?”

     郭飞一边摇晃着,一边大喊道:“老吴!咱两相依为命,一起相处十几年,我也没见过你有什么朋友。要是你去了的话,可得带上我啊!不然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无人陪伴,是非常寂寞的!要不,你醒过来带着我一起去看看幽冥鬼府,看看那里是不是和这个世界一样,再看看小姑娘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经过郭飞一阵摇晃,老吴猛烈的咳嗽起来,刚才死鱼般的眼珠稍微有了点神采,但却时聚时散。

     “太好了!你终于醒了!我还以为你真死了呢!”郭飞见老吴清醒,大为惊喜。

     老吴眼皮子眨动几下,他看见郭飞的眼眶中有水雾弥漫,心中一暖,咳嗽了两声,虚弱道:“咳咳!少主!刚才你说什么?什么小姑娘?”

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郭飞闻言一愣,想不到这老吴一醒来就想找小姑娘,便苦笑道:“呵呵!没,没什么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 “老仆刚才好像听到少主说,要老仆带少主去个地方。是什么地方?”老吴一脸茫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什么什么地方?我刚才什么都没说!”郭飞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?我看你好像快死的模样,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老吴神情苍然,点了点头,声音越发的虚弱,道:“少主!老仆对不起你,不应该对你有所隐瞒。实在是……咳咳!”

     话还没说完,胸口就剧烈的起伏。郭飞在他背上轻轻拍了几下,说道:“不着急,慢慢说。把你先前用的那几招掌控术也说说,我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 歇了一小会儿,老吴的气息稍微缓和了些,突然伸手扯住郭飞的手,紧紧握住。他极为慎重道:“老仆的掌控术等会儿自会传给少主的,只是老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少主。希望少主认真听着!”

     郭飞的手被老吴这一扯一握之下,竟挣之不脱,又见老吴神色严厉,不禁心惊。他可从未见过老吴如此这般过,他的声音也因而沉了下来:“你说!我记着!”

     老吴略一沉吟,似在思考怎么说,片刻后便道:“这世间有五大家族,是郭、林、齐、龙、胡五大家族。整个世界由这五大家族分别掌管,你爷爷就是郭家之人。他后来离开了家族,生下你父亲郭志,你父亲后来与你母亲结婚,生下了你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你说我……”郭飞大惊失色,正要说话,却被老吴打断。

     只听老吴说道:“少主请听我说!少主所修炼的御心决,就是郭家的至高掌控术。你父亲一生都在为重回家族而努力,但却因资质有限,止步御心决第三层。主家临终前,将夫人和你托付给老仆,夫人生下你后,便忧愁而去。现在郭家就只剩少主一人,你可千万不要懈怠了修炼。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 老吴一连说了许多,气息越来越虚弱,咳嗽两声,稍微歇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“但那御心决实在太难修炼了!”郭飞万万没想到御心决有这么大的来历。听到老吴所言,开始以为他只是胡言,但随后便越加吃惊,说到父母时,心中也是一酸。

     “咳咳!”老吴又轻咳一阵,嘴角溢出一丝血迹。他的声音已显得细微嘶哑:“勤能补拙。少主只要坚持,一定会有进展的。”

     郭飞闻言见状,凑近老吴,将他要滑下树的身体扶在自己身上,焦急道:“你还是别说了吧!快告诉我怎么救你!”

     老吴脑袋轻摇,凄然道:“老仆以前受过致命的伤,今天施展了太多掌控之术,身体早已透支,已回天乏术了。”

     郭飞闻言大急,眼中已有泪涌出,带着哭腔道:“不带这样的!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死!快告诉我怎么救你!否则我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少主!”不知老吴哪里来的力气,坐着的身体陡然一直,双目圆睁,紧紧的盯着郭飞。

     郭飞见状,以为老吴有办法自救了。却不想老吴从怀中取出一张黑色铁片和一本书籍来,只听老吴断断续续道:“这黑铁片,是主家交给老仆替少主,保管的。这本掌控术,是老仆年轻时,偶然所得,现一并交给……”

     郭飞见老吴的眼缝越眯越小,说话的声音几乎弱不可闻。他脸色大变,伸手就往老吴脸上轻拍几下,叫道:“老吴!别闭眼啊!喂!头抬起来!对对对!看着我!”

     老吴的脸被他拍打了几下,紧闭的眼睛撑开了一条小缝,嘴唇微张轻动几次。

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郭飞见状,侧耳凑近他的嘴边听。

     “飞儿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不不不不……”老吴紧握着郭飞的手松了,但郭飞的心却越绷越紧。紧得指甲已抠入掌心,紧得牙齿格格直响。

 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 悲愤的嘶吼响彻在密林间,惊飞了大群飞鸟。郭飞跪伏在老吴尸体旁,仰着脖子痛苦嘶嚎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 他痛恨自己的无能!痛恨自己为什么要逼着老吴使用掌控术!为什么自己不够强大!

     他突然抬头,看着一处山顶,止住了眼泪,将黑铁片和书籍收入怀中。

     他看着老吴没有血色的脸,眼中露着坚定之色,咬牙沉声说道:“这地方太低,我给你找个高一点的地方!”

     旋即抱起老吴的尸体,往高山上急奔。他奔行之时,已下意识的使用了控风术。

     只见他身形如风,飞掠而行,速度极快,转瞬间已到了高山脚下。再过片刻,他已化为一道青影,直上山巅。

     以他此时的速度,控风术已不是第三层初期,而是圆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