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2章 chapter22
    其实何小栀没敢告诉程炎,小区里最近出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 前几天守门的老大爷在草丛里发现了一只小猫的尸体,这件事只是一个引子,后来又有几个居民分别在小区的角落里发现小猫的尸体,尸体看上去都是摔死的,加起来也有四五只了。

     这只猫大概是幸存下来的,想也知道一定经历了什么让它恐惧的事情,这么怕生。

     但何小栀还是不忍心让程炎知道真相,撒谎:“说不定呢,也许是找到更好的地方住了,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 程炎放下猫站起来,那猫还跟着身后,何小栀看得一阵心酸,走了两步终究不忍心,抬头对程炎说:“不如……把它捡回去吧?”

     但一回到家,何小栀就后悔了,因为那只猫一进门就开始丢地大小便。

     前一秒还在想给小猫取什么名的程炎,看见之后立马弹开两米远,让何小栀无力吐槽:刚还不是说这只猫你来养么?连猫屎都嫌弃成这样……

     程炎一走,那只猫也欢欣地跟上他,连便便都没拉完,潇洒地拉了一路……

     何小栀懵逼地看着一路猫屎,“天哪!这只猫属兔子的吧?”

     程炎看着一边大号一边靠近他的猫,迅速跳上沙发,一边叫呼叫何小栀:“何小栀!快!把它弄走!”

     何小栀:“……不要告诉我你怕猫屎?”

     “我有洁癖!”

     “你房间那么乱,你说你有洁癖?!!”何小栀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 结果是何小栀抓着猫去卫生间洗澡,洗完后又出来开始任劳任怨铲屎。

     程炎跟大爷似的靠在沙发上玩手机,偶尔热心肠地用手指指点点,提示:“那儿和那儿还有,打扫干净啊!”

     蹲在地上铲屎的何小栀越想越气:“到底谁养这只猫啊?”

     “我……们啊!”

     何小栀:“你刚不说你养吗?还给它取名来着?”

     程炎理直气壮说:“不是你提出来拿回家的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默默握紧手指。

     虽然说是一起养,但分工是很明确的。

     程炎负责时不时逗两把猫外加有兴趣时喂一喂,而何小栀负责喂猫、铲屎、帮猫洗澡、打扫房子……

     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何小栀居然不知不觉在帮程炎打扫房间了,而自己一开始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件事。

     后来干脆想算了,反正这都是自己的房子,与其让他搞得乱糟糟,不如举手之劳收拾收拾,也能净化一下眼球。

     还有让何小栀始料未及的事是,平时程炎不出去的时候,何小栀就在家做饭,和他一起吃。

     如此看来,程炎还是程少爷,而曾经傲骨铮铮的何小栀已经不自知在“少爷他妈”或者“少爷的丫鬟”这两个角色中转换了。

     -

     这天,何小栀一下班回家,就被几个小区里的大妈拉住,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。

     她疑惑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其中一位花衬衫大妈说:“前几天不是天天死猫吗?我们今天调了监控,有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瞪大眼睛:“真的?到底怎么回事?是人为的吗?”

     旁边的牛大妈说:“哎哟,死成那个样子,不是人做的难不成是鬼做的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觉得她说话阴阳怪气,又问:“那,知道凶手了吗?”

     站在一边的看门大叔忍不住愤愤说:“你不知道那个凶手多有狡猾,作案的区域全都是监控的死角,根本找不到确切证据。”

 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起来:

     “不过我们锁定了几个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个小孩不可能的,他和我家暖暖关系很好,我看他不像是做得出来这种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哦,听说现在虐猫都建立了协会!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“小栀,你家房客也在嫌疑人名单里哦!”

     听到这一句,何小栀突然一个激灵,又赶紧笑着摆手:“不可能的!你们别乱猜啊!”

     “我们发现他经常在草丛里蹲点,而且他上次还来问了王大爷小区里猫常出现的地方。”牛大妈说。

     王大爷就是小区里的看门大叔,他也点点头:“他是问过我。”

     这也太冤枉了人了吧?

     何小栀又气又笑:“不是的,他是下来喂猫的,根本不是什么蹲点,去问王大爷也只是因为找不到猫喂食。”

     牛大妈看何小栀一副着急解释的样子,觉得何小栀太偏袒,又侧击:“那是你家房客还是你什么哦,你那么袒护?这种事面前不能有私心,正义才是最重要的,大家说是吧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辩解无能,顿了顿想要继续解释,花衬衫大妈拍了一下她,眨眨眼说:“不是还没确定是谁吗?他们也就说说,你不要太激动!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皱眉认真说:“我敢说我们小区里没几个人比他对那几只猫好,可这种事居然还怀疑到他头上,我没偏袒,我就觉得不应该乱猜忌,乱给人安‘嫌疑人’这种帽子!”

     她说完,现场安静了几秒,大家都看着她,顿了一会儿,她听见牛大妈在给旁边的人说“悄悄话”:“早就说她和那个男房客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 她故意说得让所有人听见,大概是料定何小栀不会当着这么多人面来顶撞她,何小栀却不管不顾,突然大声起来:“什么关系你说清楚!”

     牛大妈见状阴阳怪气地笑了:“好意思问,一男一女住一起,谁知道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握紧单肩包的带子,笑一声:“先不说我和他之间没有你所谓的那种关系,退一万步说,就算有,那也用不着别人来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 牛大妈撇撇嘴不说话了,旁边的大姐大妈有的拉着牛大妈劝,有的又拉着何小栀劝,这才让气氛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 结果当天晚上,程炎在楼下单元门公告栏上看到了这个消息,上楼之后立刻找到何小栀问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程炎看上去很震惊,何小栀简单交代了一下猫被虐杀的事情,程炎除了说脏话简直都不知道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 想起下午的事,何小栀替程炎觉得委屈,程炎这人虽然嘴贱了点,有少爷性子,但心其实很好,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 “会找到的凶手的,这种人大概就是心理变态,没杀人都算好的。”何小栀把猫抱到腿上说。

     程炎信誓旦旦说:“找到之后弄不死他!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斜看他一眼:“算了吧你,别他没坐牢,你倒被关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 程炎闻言笑了两声,转头看何小栀,发现那只猫正往她胸上趴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反应过来,立马把那只猫扯下来,猫主子不满意地喵呜了一声。

     “这猫是公的吧?”程炎不正经地笑。

     何小栀白他一眼,她昨天给猫洗澡的时候亲鉴过,还特么真是公的。

     “你不是要给他取名吗?到底叫什么?”何小栀转移话题问。

     程炎想了一下,“叫流氓算了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说:“怎么能把你自己的称号颁给他?”

     程炎不计较,瞥她:“那你说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叫火火怎么样?根据你的名字来的,反正跟你一个德性。”

     程炎反对:“不行!”

 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 “我小时候小名就叫这个。”

     可以想象程炎家人对于他的人生寄予了怎样的厚望……

     何小栀笑:“这么说来,你名字也可以解释成‘程火火’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突然想到一个更好的,伸出两根手指说:“不对!是‘程二火’!”

     “……你才二!”

     “二火真的好贴切你哦!”

     “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