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4章 chapter24
    天刚亮,小区里楼下跳广场舞的大妈和打太极的老人都已经开始活跃了,正热闹,何小栀拉上程炎:“现在就下去,趁大家都在,说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 程炎拉住何小栀:“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转念想,现在她冲下去说这种事,对比起程炎和那个保安,小区的人一定会偏袒后者,特别是经过上次倩倩和周思思的事,大家好像都对程炎的人品抱有怀疑态度。

     倩倩的事算是何小栀一手搞出来的,此刻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说:“这件事过去,我就帮你洗白,首先就是给倩倩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 程炎笑了一声:“还洗白?你别再给我抹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无言。

     她瞥见电脑上的监控录像,又说:“先别管能不能说服大家相信他是虐猫的人,先把你车的事情说清楚!”

     她说完拉着程炎往门外走,程炎被她抓住手腕走了几步,突然停住,何小栀反被拽了回来,疑惑转头,看见他目光在她身上游走了一圈,还调侃地笑了笑:“你就穿这样出去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低头,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,吓得赶紧用手挡在身前,又瞪了一眼程炎。

     程炎对她做了个赶快离开的手势,说:“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 -

     刚下楼,何小栀刚好撞上要到这层楼贴通知单的那个保安,何小栀看见他一下子来气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小栀姐!”她还没说出声,他突然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 何小栀一愣,顿时感受到“伸手不打笑脸人”的含义,呐呐地应了一声,又迟疑地叫了他一声:“小刘……”

     刘乔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看了看他手里的一沓交水电的通知单,说:“别贴了。”

     说着又回头,程炎还没下来,应该还在整理电脑。

     她继续说:“咱们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 路上,何小栀找到广场舞大妈团的领舞人花衬衫大妈,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,花衬衫大妈走过去摁掉了音乐,对其他大妈说:“先不跳了。”

     大妈们纷纷疑惑抱怨,何小栀不想把事情在没彻底清楚之前闹大,只拉着花衬衫大妈和刘乔进了门卫室。

     门卫室里只有一个王大爷,看见他们,问:“啥事?”

     这时候何小栀倒不知道要怎么开口适宜,顿了一会儿才说:“昨天程炎……我房客车不是停楼下被划了吗?今天搞清楚那个人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 闻言,何小栀余光瞥见刘乔身形一僵,表情也不自然起来,她继续说:“这件事性质有点恶劣,私下能解决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 王大爷皱眉,“是谁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再次顿住,又艰难开口:“就在我们这几个人里面。”

     门卫室里现在只有何小栀王大爷,花衬衫大妈和保安刘乔。

     答案已经不用说,花衬衫大妈却惊叫一声:“哎哟,王大爷,你看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何小栀深吸一口气,说:“王叔,是小刘!”

     “你瞎说!”刘乔情绪激动起来,瞪着何小栀。

     王大爷也摇头:“小栀,你别听你房客乱说,怎么可能是小刘?我天天跟他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只觉得应付起来一个头两个大,终于看见程炎从不远处走过来,她说:“有录像,你们看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程炎进来的时候只看了一眼何小栀,花衬衫大妈先开口:“这个,小伙子,话可不能乱说的哦,人家小刘是我们小区里的热心青年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把u盘拿过来想插在门卫室电脑主机上,旁边的刘乔突然冲过来,“你们想污蔑我!”

     他说着像是要抢u盘的样子,何小栀侧身,胳膊肘顶开他:“那你心虚什么?”

     刘乔情绪过于激动,王大爷一时也摸不着头脑,只好拉他:“不是你,怎样也冤枉不了你,你冷静点。”

     愤怒和慌乱交集在一起,刘乔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录像,摸不着底,胸口一起一伏,王大爷轻轻拍他的背,还在劝慰。

     程炎在旁边冷眼瞧着这一幕,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视频画面刚放出来的时候,刘乔就慌了神,瞪大眼睛看了一会儿,又冲上去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没防备,程炎见状正要过来,何小栀却突然反身,把刘乔推开。

     刘乔往后趔趄两步,王大爷见势也觉得不对,表情冷下来问刘乔:“是不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 他低着脑袋没说话,视频里终于出现了动静,那个身影出来的那一刻,花衬衫大妈捂嘴:“没想到真是你啊!”

     这时候不等其他人打骂,王大爷先怒不可遏拍他的头:“你干的什么混账事?”

     程炎半靠在办公桌上,淡淡说:“这还不算什么,你说出来听听,你是怎么在监控录像上动手脚的?”

     闻言,王大爷和花衬衫大妈皆是一愣,王大爷先反应过来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刘乔瞪着程炎,突然爆发:“你们都觉得我好欺负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程炎闻言移开视线,笑了笑,又冷淡瞥向他:“我欺负你了?谁动我车?”

     证据已经确凿,刘乔没有说话,却依旧忿忿的样子。

     程炎又继续说:“对了,我车停在那边,在监控范围内吧,你说会不会有你今天的录像?”

     刘乔震惊瞪着他,程炎不理,对何小栀使眼色,何小栀对王大爷说:“能不能看一下今天早上四点钟的监控录像?”

     王大爷已经惊得说不出话,没有再看一眼刘乔,调出监控之后花衬衫大妈也凑过来。

     录像里,到了刘乔应该出现的时间,录像画面却没有动静,像是定格,而过了几分钟后,画面里,程炎的车轮胎却已经变瘪了。

     王大爷转向刘乔:“你在录像上动了手脚?”

     刘乔低着头依旧不说话,程炎继续说:“既然你能在监控录像上动手脚,那虐猫的事也就能解释了,为什么不能在监控里看见抓猫的人。”

     此话一出,花衬衫大妈“哎哟”一声:“作孽啊!虐猫的事也是你做的吧?”

     刘乔突然抬起头:“他车是我弄的,是因为我看不惯他!”

     闻言,程炎突然站起,何小栀看他身形一动,赶紧冲到他面前拦住:“行了,你跟他计较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眼看两人气氛愈加剑拔弩张,何小栀转过去,冷声问:“刘乔,虐猫的事到底是不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 刘乔无所谓地移开视线:“随便你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叹气:“随便我怎么想?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现在是想私下解决这件事?如果你是以这种态度,那我现在就可以和小区里的所有人一起商量,闹大之后,你觉得会是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 程炎在一边不耐烦:“你跟他废话什么,直接送警局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仍然看着刘乔,他终于抬头,“不是我杀的那些猫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: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 他好像有难言之隐的样子,沉吟了好久才说:“我也只是帮别人办事。”

     他态度像是服软,但不知道真假,程炎皱眉:“帮谁?”

     刘乔说:“我说了怕被报复,不说又得被你们送警察局,你们说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花衬衫大妈发话了:“你怎么这么傻,我们一起抓到那个人,谁还报复得了你?”

     几番犹豫下,刘乔终于说出了真相,他虽然没有直接虐杀猫,但是帮助凶手改动了监控录像,对方付了他钱,而且作案的并不是一个人,是几个人早有准备的。

     刘乔说出那个人的住址之后,花衬衫大妈就报了警。

     既然和刘乔关系不大,他也没有直接参加这件事,就算报警应该也没多大责任,但是他划车和戳轮胎的事另当别论。

     刘乔态度不如之前那么恶劣了,但还是没有要低头的意思,王大爷要他给程炎道歉,他支支吾吾还没说出口,程炎先不耐烦了:“算了算了,酸兮兮道什么歉?”

     “那以后赔偿……”王大爷的话还没说完,程炎转身要走人了,声音渐低:“不用了,看他是未成年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 刘乔突然抬头,对他背影说:“我满十八了!”

     刚说完,又被王大爷打了一记,小声咬牙切齿:“还不闭嘴!”

     当天下午何小栀就接到消息,虐猫的那几个人已经落网,据说他们只是租住在院里,这件事后本来想搬走,没想到最后关头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捧着手机,这两天压抑的心情才算是彻底结束了。

     她发了会儿呆,想起程炎。

     任谁都能看出来,刘乔会划程炎的车,是有仇富心理,其实之前是程炎说最好私下解决,虽然他看上去态度不好,但最终还是没有和刘乔计较,这不是钱多无所谓的问题,并不是所有有钱人都会选择宽容。

     晚上下班,何小栀在小区门口买烤红薯,站在路边,却突然看见一道高大熟悉的身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她看了半天也不敢确信是程炎,因为他的头发,竟然是黑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