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5章 chapter45
    那三个字说出来就被吹散在风中,程炎沉寂两秒才开口:“说对不起有用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深吸一口气,缓缓说:“在什么都没准备好的情况下要孩子,这难道是负责任的行为?”

     “你不用找借口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看着他:“程炎,你以为我很好受?”

     程炎微微皱眉:“这难道不是你自己选择的?”

     “所以你就该站在制高点来指责我吗?连我的生活都几乎活在监视里,你会给我选择的机会?”

     说完这些话,何小栀有些喘不过气,她情绪波动,风灌进喉咙,带起一阵咳嗽。

     程炎看着她,眼神几分复杂,又渐渐冷淡下来。

     没有再继续谈下去的必要。

     何小栀觉得指尖都在慢慢变凉,她看向楼顶之外的风景,又看向十几楼以下。

     这次程炎没有将她拉回来,反而走过去,陪她一起站在栏杆以内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自言自语说:“我以前一直很想蹦极,但有一天真的有这么一个机会,却怎么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她说完,沉默顷刻,程炎开口:“我明天让人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心头一跳,看向他。

     程炎只淡淡看着前方,风吹过,他语气里沾染了几丝叹息:“你就不用勉强了。”

     那句“不用勉强”让何小栀竟一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直到回到病房,何小栀还是睡不着,当时没询问,也没能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想到最后,不知不觉,窗帘掩映的天空已经泛起鸦青色的白。

     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 上午办了出院手续,何小栀随人一起上了专车。

     没有立刻走,何小栀说再等等。

     何旭坐在车内玩何小栀手机里的游戏,何小栀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 司机不懂何小栀是要等什么,过了一刻钟,才疑惑询问:“您是要等谁吗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试探出声:“程炎在公司?”

     司机说:“是,程总只叫我来送你,你是在等他?”

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需要我联系他吗?”

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司机说:“那您不用等了,程总今天应该不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笑笑应了一声,关上车窗,在车开动的那一刻,笑容慢慢敛了。

     车程不长,一路上开得稳,何小栀靠在背垫上昏昏欲睡,旁边的小胖墩已然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 何小栀看向何旭,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脸,他皱了一下鼻子,又转向另一边睡。

     何小栀被逗笑,看了他一会儿,昨晚失眠的后遗症终于出现,她有些困,但支撑着精神没睡着。

     终于到家,也没离开几天,何小栀却觉得异常怀念亲切。

     犹豫再三,她只给程炎发了一条短信报平安。

     实在困极,她东西没来得及收拾就上床睡觉,一觉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去看手机。

     没有回复,但她若无其事起了床,做饭,送弟弟去书法班上课,再也没有看过手机。

     还在假期中,没有工作,何小栀无聊地去了市中心购物,买了一堆曾经喜欢但没舍得买的东西,拿回家一件件拆开摆在床上,却觉得远不如意料之中的开心,她愣了一会儿神,反而觉得很失落,失落在于内心的空荡荡,以及对这些东西的失望。

     她想,有的女人总是用购物来发泄情绪,本质未尝不是一种内心匮乏。

     所以很多时候,明明得到了想要的东西,一瞬间的满足过后,却更加空洞。

     下午,她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,坐在靠窗位置,能看见公司的出入。

     不知道徐靓今天是不是在加班,一直到何小栀的手机被用得只剩下百分之二十的电量,她才从门口出来。

     何小栀走出咖啡厅,走到徐靓身后叫住她。

     后者看见何小栀,显然吃惊:“你怎么在这儿?你不是走了吗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笑:“你别咒我,走了?我走哪儿去?”

     徐靓说:“不是,我说真的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 “上午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徐靓点点头,何小栀拉着她往另一条街的方向走:“走,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明儿来上班么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摇头:“好好请了个假放松一下,没事又来上班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徐靓想了想说:“我说你干脆辞了吧,做全职太太多好,反正你之前也有这个意愿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惊讶皱眉:“我什么时候有这个意愿?”

 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问我离开公司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看向前方,语调慢下来:“当时就随后一问,而且你以为我想做就能做的?”

     这下轮到徐靓疑惑:“你不是都快和程炎成了吗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不愿再提:“成什么啊?不说这个了,你想吃西餐还是韩料?前面两家味道都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 徐靓也不再问,说:“韩料吧,我想吃炸鸡。”

     吃饭途中,徐靓说起最近某网红和某某集团老板的八卦,谈着谈着不知道怎么扯到何小栀身上来了,她忍不住问:“你不会和程炎掰了吧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勺子有一搭没一搭戳着拌饭,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“大概就是……吵架了吧,不过比吵架还严重一点,感觉他当时的意思是想和我分手来着。”

     徐靓不明白个中缘由,疑惑问:“那现在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“他不理我啊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 “我怎么?”

     “你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想了想,拿勺子在碗里搅来搅去,抬眼看着徐靓说:“我能怎么样?哭着求他?”

     徐靓看出何小栀大概也在生气,皱眉说:“你也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移开视线看玻璃窗外,顿了好一会儿才说话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她当时以为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所有事,太自以为是,但被人跟踪这种事,还是太出乎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 徐靓淡淡看着她,轻叹了口气:“其实心态得放宽点,就像一样东西再好,如果注定不是你的,那终究还是得放下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闻言笑了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她想,徐靓应该不知道,有时候表现得不在意,只是因为害怕先失去。

     回到家,何小栀想了很久,最终还是拿出手机拨了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 她本以为程炎会不接,但只响了两声,电话那头传来微微的电流音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先开口:“你在忙?”

 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想问那为什么他既不回短信也没一点消息,但还是没问,犹豫说:“你吃晚饭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刚吃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没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就算何小栀再找话说,在这样见招拆招的一问一答下,还是没了再问的心情,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那没事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 那头没应,也没有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 何小栀一时间也僵持住,试探开口:“喂?”

     “何小栀。”

     听见他认真叫她名字的声音,何小栀一时间呼吸屏住,心跳也跟着慢了一拍。

     又听见他不缓不急,像是自言自语说:“有些事突然间就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闻言愣住,握着手机的手指慢慢收紧,半晌才说话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他没有回答,何小栀等待了十几秒,挂断电话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原地站了一会儿,才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全黑,屋子里蒙昧一片。

     她沉默走进浴室,在浴缸里开始放水准备洗澡。

     温热的水从喷头流出,慢慢蓄积在浴缸里,她手指搅动着缸里慢慢上涨的水,连衣袖整片被打湿了也没发觉。

     她慢慢蹲下,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 第二天何小栀睡到下午一点才起床,照镜子看见眼睛肿得连双眼皮都快不见了。

     她脑袋里混沌一片,手机里两条未接来电来自于之前的客户,她关了机,突然听见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她稍稍拢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,走过去开门,才发现是隔壁刘奶奶。

     何小栀笑着问好,刘奶奶问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也不知道把你的两只猫领回去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这才想起两只小猫的事,连忙说:“不好意思啊刘奶奶,我昨天回来给忘了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刘奶奶说:“麻烦倒是不麻烦,你要好好养,别天天忙着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笑容稍稍一僵,刘奶奶回屋把两只小猫拎出来递给何小栀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接过放回屋里,又再次道谢。

     两只猫一回到何小栀家里,就各自窜上了沙发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 何小栀看了一会儿,也懒得计较,回房间准备换衣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