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2章 chapter52
    清晨八点半,手机闹钟乍然响起,何小栀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,摸摸索索拿起床头的手机,半睁开眼关掉闹钟响铃,又勉强撑起身体关掉电褥子的开关。

     窗户半开,光线透过沙质窗帘的过滤仍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 今天是一个好天气。

     家里已经没有食材,何小栀下楼吃早点。

     店里挂着的日历已经是新的一年,何小栀盯着看了一会儿,突然很想老套地感叹一句时间过得太快。

     买了一点菜,回家的路上路过门卫室,何小栀拿了一包刚在蛋糕店买的牛轧糖过去,本是送给保安大爷,却没想到里面围了几个小区负责人,像是在聊正事。

     她正准备退出去,无意听到“嘉皇地产”四个字,又转过头,好奇地想要听清他们在聊什么。

     她站在那里很快被发现,王大爷端着茶杯看向何小栀:“小栀啊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把牛轧糖放在桌上,笑了笑,“没什么事,给您拿点糖,你们在聊什么?”

     王大爷走过来,拉着何小栀往门口走,小声说:“过几天会贴通知,我们小区这片前几天被转接开发商了,大家都不清楚什么状况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微愣:“什么意思?我们这里又不是空地,还能换开发商?搞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她一下子想起上次说过的拆迁问题,心下微惊。

     王大爷呷了口茶,又说:“就是不知道具体情况,怪得很,合同上没说会新建,先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 买一块地不新建,这里只是一个普通小区,也已经住了人,根本没有商机可言。

     何小栀一时间也疑惑起来,突然联想起刚才听到的,突然睁大眼睛:“转接的开发商是嘉皇地产?”

     “是啊,合同都签了……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给程炎打电话之前,何小栀就酝酿了一脑子疑惑,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忍不住直问:“你买我们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她开门见山,程炎好几秒才反应过来,说:“不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又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你们那里风景不错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有点急,又被这句话逗得好笑,“什么风景不错,你之前不是那么嫌弃?”

     程炎顿了顿,散淡说:“谁叫你不搬走,那破小区又随时一副会被拆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被他的话噎住,好半天才说话:“你就买下来了?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安静片刻,程炎又问:“那我以后住你那儿能不给房租了吗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心情复杂地愣了半天,终于忍不住笑出来。

     第二天何小栀路过小区告示栏的时候,看见几个大妈在那里讨论。

     “……不会真的要拆?我听说是要修写字楼?”

     “前几年不是说要修医院吗?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何小栀迟疑一瞬,走过去,“没有说拆。”

     大妈:“这里都卖出去了,不然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看大妈们忧心忡忡的样子,何小栀想说明白,又不知道该怎么讲,想了想说:“我们这里比较有老城区特色,是准备就这样保留下来的,不会有什么影响。”、

     大妈闻言半信半疑,又问何小栀:“你怎么知道哦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顿时间有些局促起来,打了个干哈哈:“我也是听别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 大妈们立刻失望起来,“别人说的,那也不晓得是真的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没再说下去,默默离开,走了几步回头,看她们显然没把她的话放心上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 周末上午,何小栀打扫房间,何旭坐在一边的椅子低头画画,她敷着面膜拖地,有一搭没一搭问着何旭关于学校生活的事。

     门口突然传来钥匙的响动,何小栀愣了一下,把拖把放下走过去,看见几个陌生的男人拿着几个箱子进来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把脸上面膜摘了,又惊又疑指着那几个箱子:“哎哎哎,你们谁啊!这什么?”

     为首的那个方脸男人开口:“这是程先生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慢慢皱眉:“程先生?他人呢?”

     “在楼下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看着那几个堆成小山的箱子,从旁边走过去准备下楼,却看见程炎已经上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个装水的透明小盒子,里面好像还有几条鱼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正要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程炎走过来,把手里的盒子往何小栀怀里放:“家里有没有鱼缸,放鱼缸里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茫然抱着盒子:“你先告诉我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程炎没回答,走进来对那几个搬东西的男人说:“放这儿就行了,其他我自己来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走过去:“你还没回答我呢?”

     程炎指了一下那堆东西,轻描淡写说:“搬家啊,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默默看着他,几秒种后低头看着怀里的几条热带鱼,又抬头怀疑地说:“你搬过来住?”

 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没多问,又看向那堆东西说:“这么多东西,你把你家当都搬过来了?竟然还有几条鱼?!”

     程炎食指指节敲了一下水盒子,聚在一起的几条鱼顿时一哄而散,他嘴角勾起一个弧度:“不然它们就只能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一时无言,程炎走进客厅,何旭立刻蹦过来叫着“程炎哥哥”,程炎蹲下将他抱起来,站起身的时候忍不住感叹:“小胖墩儿,你体重都快赶上你姐了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走进去,指着地上的一个巨大箱子:“这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我家冰箱,你这儿冰箱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又指向另一个大号箱子:“那个呢?”

     “跑步机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有些好笑,“你真把你整个家都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程炎把何旭放下,带着几分状似的正经地看着何小栀说:“因为我打算一直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 看何小栀一副茫然的样子,程炎又低头咳了咳,说:“公司西南片区分部新建在这里,别太感动,我是过来管理分公司的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愣了片刻,又“切”了一声:“谁感动了?”又忍不住笑了,拍了拍地上半人高的箱子,催促道:“还不快收拾东西?”

     把东西重新组装放好之后,下午已经过去了大半,程炎累躺在太师椅上,何小栀把他脱下来的外套丢进他怀里,“穿上。”

     程炎没动,“我现在热。”

     “等你觉得冷就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 她一边说一边往手上抹护手霜,程炎淡淡斜视着窗外,过了会儿,突然说:“现在北边应该还在下雪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看了一眼窗外,今天是个晴天,她点了个头,漫不经心说:“应该吧。”

     他想起什么似的,倏地从太师椅上坐起身,看着何小栀说:“我带你去看雪!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微愣,他看上去是认真的,而且那种小孩子一样的语气,让何小栀联想到动画片里的画面,好像他头顶有一个灯泡突然亮了。

     她笑着问:“多久?”

     程炎说:“你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疑惑:“为什么要去看雪?”

 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?”

     这下何小栀又怔住,她确实一直都喜欢下雪,因为从小到大看见雪景的次数寥寥无几,心里一直有个期盼。

     可是她不记得自己给程炎说过。

     她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程炎说:“那天晚上。”

     一提,何小栀就想起来,那天下小雪走在巷子里,她称得上是大惊小怪的样子。

     她只是有些意外他放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 她说:“可是冬天都快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去北海道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默然不语,忍不住笑,他还在自顾自碎碎念着:“不然冰岛?再不行就去南极……”

     接近傍晚,窗外华灯初上,街巷院落里传来小孩的打闹,传来炊食的香气,传来夕阳的风。

     在这样的某个瞬间,何小栀突然意识到,当日子成双的时候,这一辈子还有很长很长。

     这一天的故事即将落幕,余生却才刚刚开始,当有人愿意陪你穿过山海去看一场雪的时候,无论在什么时间,都来得及。

     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