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8章 chapter48
    何小栀蓦地停下脚步,程炎走了两步才回头,逆光里懒散看着何小栀,发丝和轮廓被光线淡化晕开。

     周围人声嘈杂,巷子里傍晚平和,年年复复相似的场景。

     脑子里突然闪过前几个月的时光,无数个这样的时候和他走在这条路上,有互相吐槽嫌弃的时候,有心照不宣的时候,也有冷战争执的时候,不知不觉,已经走了这么多遍。

     想起上次在电话里的那句“有些东西变了”,何小栀突然觉得,有的东西,是怎么也不会变的。

     也并不是他说的那种“重新开始”,是不用刻意,安之若素。

     有生命的逝去,有世事的变迁,但最终那个人还完完整整站在你面前,这样就好。

     但最终,何小栀只是平静走过去,手揣在暖烘烘的上衣口袋里,走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 没有回应他。

     家里确实没准备晚饭,何小栀到底还是翻了翻冰箱,给他做了碗热乎乎的酒酿小汤圆,敲了个水波蛋。

     她在一边逗猫,程炎一人在餐桌。

     她半句话没和他说,对待猫的态度倒是很好,时不时都逗得发笑。

     程炎感叹抱怨:“人不如猫啊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无动于衷:“自己去把碗洗了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何小栀戴着黑框眼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程炎过来,坐在她身边,想习惯性靠近她,何小栀躲开,正色看着他:“你忘了你自己的定位了?”

     程炎略懵:“什么定位?”

     “房客。”

     今天他来,本是开玩笑地给保安说是来租房的,此刻倒变成把柄。

     程炎无奈叹了口气,但没再继续靠近她了,碎碎说:“行,房客,不是嫖客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听到后半句话,皱眉瞥他一眼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在看某档相亲节目,程炎一开始玩手机没兴趣,后也不知不觉跟着她一起看了,在某个男嘉宾最后得到数盏女嘉宾的留灯的时候,程炎忍不住提问: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嗑着瓜子随口说:“各方面都还不错,文质彬彬的,还挺会说话,肯定很多女生喜欢啊……哎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 “要你你留灯吗?”

     “留啊,怎么不留?”

     程炎转过来看何小栀:“跟风,肤浅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哼笑一声:“我看男人的眼光一向肤浅,你才知道?”

     她这句话还间接骂了他,何小栀嗑着瓜子偷笑。

     想不到程炎不仅没怒,反而说:“那我下次也去参加这个节目,要是十二号给我留灯了,我就和她牵手算了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嗑瓜子差点咬到舌头,重新看了一眼十二号,黑长直,长相十分淑女的美女,基本是男生被选心动最多的女生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呵呵笑两声,“还说我肤浅呢。”

     程炎说:“但其实我口味比较独特,我最喜欢的是很土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把手里几颗瓜子朝他丢过去“谁土?”

     程炎很无辜:“我又没说是你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很想用力戳他笑出来的那个酒窝,心想这人还是一如既往欠揍。

     晚上睡觉,程炎洗完澡习惯性往何小栀房间走,被何小栀赶回他之前的房间,再三强调他在这个家里的身份。

     程炎也懒得再计较,擦着头发昏昏欲睡往另一个房间走,一边念:“房客房客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正要关门,看程炎头发还半湿着,犹豫了会儿叫住他:“喂,不想明早起来头疼,你最好把你毛吹干。”

     程炎摸了把头发,随意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何小栀这才关上门。

     睡了一会儿,何小栀留心听,吹风机的声音持续几秒钟就停了,这种速度能吹干头发就怪了,以他的性子,在很困的时候是不会在意头发湿不湿这种事的……

     她默默腹诽几句,还是起床开门去他的房间了。

     开了门,灯还开着,他已经睡在床上了,只盖了一层羊毛毯。

     不给他收拾床,还真什么都不做……

     何小栀从衣柜里拿了一床羽绒被出来,迅速套上被单,把羊毛毯拿开,将被子松软地搭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是见识过程炎的睡眠速度和睡眠质量的,于是她重新打开吹风机,给他吹头发。

     她动作轻缓,吹风机开低温最小档,吹干的速度很慢,他半短的头发在何小栀手里慢慢变得柔软干燥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手腕有些酸了,干脆蹲在床边继续吹,一边困极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 他睡觉的样子又安静又乖,何小栀歪着头看他,没料到这时候他突然毫无预兆地睁开眼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吓一跳,脸上傻兮兮的笑容都还没来得及收,就这样和他对视了。

     但他只是看着她,也没多余表情,眼神柔软,只是一瞬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 何小栀这才从紧张的情绪中反应过来,心想他应该是没醒,只是恍惚地睁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 吹干头发,何小栀又在他头上揉了一把,才关掉吹风机和灯,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这几天睡得太多,过了十二点,何小栀还是没一点睡意,辗转反侧着,门外猫的微小动静,也被空气介质放大无数倍似的,传进何小栀耳朵里。

     睡得模模糊糊的时候,又突然被自己的意识惊醒,去想一遍程炎是不是真的在那个房间里,最后快到凌晨两点,才精疲力竭睡着。

     早上醒来,叫醒何小栀的也并不是闹钟,而是耳边异样的咕噜噜的声音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分辨出这是猫在很舒服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,半梦半醒,从她脸上跳过去的毛茸茸生物彻底让她坐起来。

     睁开眼,三只猫不知什么时候都跳上她的床了,她记得自己明明关了门……

     再往门口一看,程炎端着牛奶杯默默飘过,顺便问候一句: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把脸上的头发顺到脑后,不用猜她也能想到是程炎故意把猫放进来的。

     下楼吃早餐的时候,遇见楼下晨练的王大爷,王大爷热情打招呼:“小栀男朋友来了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不说话,反是程炎和王大爷攀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 想以前程炎遇见谁都是一副高高在上傲视众人的样子,但从昨晚坐在巷子里和眼睛老头聊天到今天的态度,何小栀觉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 走了好远,她才问出声:“你现在是要走亲民路线?”

     程炎听懂她的意思,咳了咳说:“我一直很亲民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嗤笑,程炎又漫不经心说:“毕竟都是你这边的人。”

     这句话莫名让何小栀心下一动,她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 从早餐店出来,一起去逛附近的大型超市,何小栀把购物车推出来,对程炎说:“你这儿等我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 “我去那边选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不能一起去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我买卫生棉。”

     于是何小栀一个人去货物架选东西,程炎站在货物架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动作很慢,程炎等得无聊,踩着购物车轮子上面的铁杆,撑在购物车上滑来滑去。

     何小栀余光看见有什么一闪而过,转头看见程炎踩在购物车上一溜烟滑过去,又转了个弯滑过来,看上去还挺自嗨。

     何小栀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也不怕别人看见笑他……

     她选择无视,蹲下来继续选,终于选好之后走出去,发现程炎竟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 她环视一圈,又问了旁边的导购,依旧没有下落。

     就这么个超市,还能失踪?

     打程炎的手机,竟然无法接通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压抑着心里的火开始找,绕了两圈,最终在生鲜区找到他,短短十几分钟里,购物车里已经多了满满当当一车子东西,内容包括各种零食和n只大闸蟹和龙虾……

     何小栀走过去,劈头盖脸:“你要走怎么不和我说一声?”

     程炎没有领会到何小栀在生气什么,何小栀叹口气说:“算了算了”,又看向车里的东西:“你这么快就选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说着何小栀在购物车里翻了一圈,有各种食物和各种几乎没什么用的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 走出超市,何小栀感叹:“你怎么这么弱智呢?”

     “你才弱智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说:“当时还想着再找不到你,我就给超市服务台的儿童丢失站联系了。”

     程炎笑:“你这么担心我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咳了咳说:“请你注意重点。”

     程炎:“我又不是小孩,你还怕我走失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正色说:“我觉得你应该改名了,二火都不足以彰显你的智商,你应该叫程三岁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