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4章 chapter34
    分开已经近三个月。

     算起来,比程炎和她相处的时间还长。

     当何小栀看见屏幕上“嘉皇地产”四个字的时候,突然觉得一切不过是昨天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 这八十多天里,何小栀整个人改变了很多,无论是心态还是表面。

     尽量地没有让自己沉溺在自己的情绪里,也没有再去打听程炎。

     不知道他现在怎样,有没有摆脱那个未婚妻,又或者是不是被他爸送去国外念管理,身边又是怎样一群人,有没有新女友……

     那些本应该好奇的事,这些时间被何小栀牢牢按压在心底,不去想。

     此刻脱离控制,全部升了上来,让她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 她看着屏幕,站在原地一时间愣住,同行的同事拉了拉她:“走啦!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反应过来,跟着她往各公司的分会场走去。

     “嘉皇地产也参加这次峰会?”何小栀疑心问。

     同事笑了笑:“你这话说的……咱们这种小规模的公司都来了,嘉皇那种巨头企业能不来吗?这次峰会有上千家公司参与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点头没说话,心里突然没底起来。

     虽然觉得可能性极小,但心头仍是不安稳。

     这些天她没有联系过程炎,他也没有联系过她,一别之后,所有的一切都石沉海底。

     她在惴惴不安之后,又觉得是自作多情。

     站在展厅位置,何小栀开始后悔早上出门穿了这么一双黑色高跟鞋,站了一会儿小腿发酸,又被工作人员叫去参加论坛。

     大厅里已经聚拢很多人,何小栀坐在末排的座位。

     这次邀请了几位不同行业的企业家和商业精英参加谈话,何小栀淡淡听主持人介绍。

     台下十分安静,只有被刻意压低的寥寥声音。

     室内空调温度似乎有些高,何小栀本就头晕,此刻觉得太阳穴附近又开始隐隐发胀。

     她手肘撑在扶手上揉太阳穴,在谈话结束的时候漫不经心地鼓掌。

     感冒药的药效发作,她昏昏欲睡,于是悄悄闭上眼睛小憩。

     耳边的声音都变得模糊,但一阵小小的骚动让何小栀突然从迷蒙中被拉出来。

     她转向旁边的同事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同事下巴朝台上一扬:“嘉皇新上任的总经理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视线不经意往台上扫了一眼,顿时呼吸一屏,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 走上台的男人,着一身剪裁一丝不苟的纯黑色西装,衬得人意外的挺拔,头发打理得利落爽朗,露出额头,将眉眼添了几分冷冽。

     分明是成熟又商业的打扮,在他身上,却有几分平衡得很好的桀骜英气,就站在那里,尚未言语,就让人移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半晌才回过神,呐呐地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 是程炎。

     女同事笑着看台上,半开玩笑地说:“他是这次峰会的门面担当吧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脑子很乱,坐在那里怎么都觉得不踏实,旁边的同事发觉几分不对,转头看了看慌乱得很明显的何小栀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勉强笑了下:“没什么,这儿有点闷。”

     “首先感谢嘉皇集团的董事会成员对我的信任,让我能够站在这里,见到各位同仁……”

     他语调里没有一丝何小栀听惯的散淡,是平和微沉,克制得体的语气。

     视线在他身上定了一会儿,听着他熟悉的声音,何小栀突然觉得很陌生。

     心情莫名落下来,说不清楚的失望情绪在心里蔓延。

     她坐在最后一排靠门的位置,理应不算是多么隐蔽的地方,但程炎目光一次也没有往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 心理和身体的不适让她觉得待不下去,悄悄起了身,趁没人注意,想离开场馆。

     程炎还在台上讲话,正说到近两年房地产市场产税改革的议题,一句话还没讲完,声音却突然停下。

     众人等待着,疑惑地抬头看着程炎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手刚碰上大门的门把,突然听见一声被麦克风放大音量的“何小栀”。

     她懵住,整个人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 随即全场安静下来,有的反应过来,回头看向站在门口的何小栀,有的则一头雾水,低声向旁边的人询问。

     气氛怪异。

     程炎没没太大反应,叫完她的名字,又淡淡说:“请大家中途不要离场。”

     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 说完他回到正题继续,大家才算是被拉回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 何小栀背向所有人站在门口,又深吸一口气,默默回了位置。

     真是疯了……

     何小栀脑里彻底乱成一锅浆糊。

     女同事惊异地看着何小栀,压低声音问:“他怎么会知道你名字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本来心情就够复杂了,敷衍回答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女同事还在惊讶中没回转过来,“太神奇了吧,居然在这种时候叫你……”

     直到一个多小时的论坛结束,何小栀才如释重负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 有的人还在打量着何小栀,她假装没看见,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 快走进外场大厅的时候,突然就看见不远处的程炎,隔着熙熙攘攘的人流,他也看向她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心脏像是漏跳一拍,随即避开视线的交错,低眸朝他走过去。

     抬头时脸上已然挂了几分笑意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程炎微一挑眉,像是淡淡笑了:“妆化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愣怔,亲切感这才回来几分,随即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一时无话,何小栀想问他最近过得怎么样,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,改口:“刚才你发言很精彩。”

     任谁都能听出这句话浅显的没话找话的意味。

     程炎转问:“你不是听到一半就想走吗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被噎,她的假客套在他的直接面前对比得格外明显。

     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

     三个月的时光横亘在中间,距离感让之前的事显得不那么令人难堪。

     却难以跨越。

     程炎温温地看着她,“本来打算过段时间,没想这么快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稍有愣怔,不知道他这句话什么意思,游疑之后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她刚说完,旁边一个中年西服男人突然走过来,叫了一声“程总”。

     程炎抬起手腕,低头看看手表,离开之前对何小栀说:“峰会结束我再来找你,等我。”

     直到他背影消失,何小栀还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一同的女同事从场馆出来,走过去找何小栀:“你真认识程炎?”

     她远远看见似乎程炎和她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 何小栀点了个头:“之前无意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 “真羡慕啊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却微微迟疑。

     之前一直没有联系,第一眼见他的时候甚至觉得陌生,还以为两人真的不会再有交集,刚才和他说话那几分钟里,又感觉他并没有很疏远的意思。

     甚至比离开前的那几天的态度还要温柔一些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内心有几分动摇,又觉得捉摸不清。

     六点峰会结束,她依言等待程炎,结果又再等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见到他。

     会场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,和她一起的同事早就回了公司安排的酒店,何小栀心想程炎刚上任,应该挺忙,估计是给忘了,也没打电话过去,出了会场准备回酒店。

     忽略掉心里的几分失望,何小栀到了酒店之后洗了个澡,联系服务台点了一份饭。

     结果吃了两片随身携带的感冒药后,她已经没了胃口吃饭,随便吃了两口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 正打算早点睡觉,却突然听见敲门声。

     已经是晚上九点多,何小栀心想大概是住隔壁的同事,没多想打开门,才发现是程炎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惊讶得一时间没说出话,反应过来后笑了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他大概是刚忙完就赶了过来,没换衣服,他稍稍松了一下领带,看了一眼房里:“里面没别人吧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答:“就我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 程炎似笑非笑:“万一藏了什么野男人呢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听后皱眉,又觉得他的话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 她低低说:“瞎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程炎一边走进房间一边脱外套,“刚才被拉着去聚餐,我提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关上门,心里又觉得有些怪,两个人待在一间酒店房里……

     但她没什么表示,程炎脱掉外套,里面是一件熨烫妥帖的白衬衫,被松过的领带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坐在床边,看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“叫人查的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没搭话了,程炎看见桌上几乎没动过的饭菜,问:“你就吃这么点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应:“感冒了,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我带你出去吃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低头没答应,心里升起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 想了想,她问出声:“你有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 程炎沉默一瞬,才勾唇笑笑说:“怎么?后悔了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答:“没,只是怕你女朋友知道了又得误会。”

     程炎笑意敛了,靠在半人高的桌台边缘,容色淡淡看着何小栀:“我没有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也没什么反应,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 程炎又道:“因为我喜欢的是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