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9章 chapter39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何小栀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小憩。

     她知道程炎说的是那天晚上他说要养她的事,何小栀刚才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作答。

     如果搬到另一个城市和他生活,她知道他肯定会安排好一切,不用担心任何问题,但一时不知道怎么定夺。

     程炎也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 回家之后,何小栀去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 只简单做了南瓜汤和糖醋里脊,炒了两盘素菜,做好后端出厨房,看见程炎在陪何旭玩游戏,是联机游戏,两人拿着遥控器对着电视打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咳了咳正色:“吃不吃饭了?”

     何旭说:“不吃了,刚才吃了饼干。”

     程炎说:“我也不吃了,我也吃了饼干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决绝地走了过去,走到电视机前挡住。

     “姐,你遮住了!”何旭一边歪着头看电视一边埋怨何小栀。

     话音刚落,何小栀毅然决然直接关掉了电视机电源。

 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 “姐!!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听见程炎爆粗,走过去打他:“说了多少次了,又当着小孩面骂脏话……”

     程炎被连连打得闪躲,最后被逼得认错,何小栀才收了手,丢下一句“快来吃饭”,往餐桌走去。

     程炎跟在她身后,对着她的背影做扇她的动作,何旭在一边看得捂嘴吃吃吃地笑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有所感应地一转身,身后两个人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 她狐疑地笑了。

     吃饭时,程炎破天荒夸了她的厨艺。

     何小栀很受用,因为在她记忆中,程炎几乎没夸过她,平时说话也是能损则损。

     加上她前段时间一直在研究做饭,得到肯定自然就有了动力,一边给程炎夹菜一边说:“我最近还会了好多川菜,下次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 程炎漫不经心说:“所以让你搬过去,天天都可以做给我吃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没吭声,但程炎只是这么随口一提。

     但接下来,他开始了不断地随口一提:

     饭后去河边散步的时候:

     “你要是搬过去,每天我都陪你出来散步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买了几串烤鱿鱼之后:

     “你要是和我住一起,我每天都能陪你出来吃路边摊。”

     甚至在生命大和谐之后:

     “以后和我住,我每天……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何小栀最终受不了,双手合十:“求你别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谁叫你不答应?”

     “你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 程炎妥协,何小栀躺在床上,有所思索。

     异地对于谈恋爱确实没什么好处,他忙完那边的事还要每周往这边来一趟,两头跑也挺累……

     何小栀决定好好谈一谈,直说:“我不想放弃工作。”

     程炎问:“难道工作使你快乐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无视他的调侃,脱口道:“至少我觉得有条退路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需要退路?”

 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 话到了嘴边,何小栀又突然觉得有些事,再亲切的人也不能随便说,没再继续。

     第二天,出门遇上了隔壁的刘奶奶,刘奶奶早就听何小栀说了家里房客搬出去的事,此刻看见程炎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程炎则因为之前被大家误解过,一直排斥小区里的大娘大妈,很久没见,对刘奶奶礼貌性点了个头。

     刘奶奶突然说话:“你和小栀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 程炎回答:“我是她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刘奶奶上下打量了一遍程炎,又说:“小栀是个好姑娘,你可要好好对她……”

     程炎随意摸了摸颈侧,手揣进外套兜里,笑了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程炎拿了罐头去喂楼下流浪猫,又碰见守门的王大爷。

     王大爷看见程炎还挺惊奇:“这不是小栀家房客吗?又搬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程炎:“没,就住两天。”

     王大爷视线又落回地上那只猫,说:“那只前几天下崽,我怕给冻死,放在门卫室了。”

     这猫是之前程炎救下的那几只猫之一,听说生了小猫,程炎有些意外,去了门卫室,看见纸箱里的几只拳头大小的奶猫,软酥酥地喵喵叫着,一下子竟然有些无措。

     他小心翼翼捞了一只小猫上来,小猫慢慢睁开眼睛,小爪子轻轻搭在他手腕上,有些害怕地瑟缩着。

     程炎轻轻顺它的毛,它才稍稍放松下来,半眯着眼睛软绵绵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程炎受到来自于小奶猫的暴击,半天才缓过来,问:“我能不能抱走它?”

     王大爷笑:“反正都是都是流浪猫,全抱走都行。”

     程炎最终拿了两只,一只黄白,一只白色。

     临走之前王大爷突然想起什么,问:“你跟小栀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 程炎应声,王大爷语重心长道:“你以后不准欺负她哈!”

     程炎微微一怔,随即无奈笑:“都是她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 程炎怀里抱着小奶猫,路过那只猫妈妈的时候,蹲下来对它说:“我帮你养你女儿,保准养成小公主,不用感谢我……”

     结果那只母猫愤怒地追杀他一路。

     何小栀一打开门,看见程炎怀里的两只小东西,狐疑:“你去偷猫了?”

     “偷什么?我好心收养流浪小猫,那只母猫居然想咬我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好笑:“你抢了人家孩子,人家能不咬你吗?”

     她说着又转向他怀里的奶猫:“这也太小了,能活吗?”

     “怎么不能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看着他低头逗猫的样子,一阵愣神。

     她其实并不怎么喜欢毛茸茸的动物,特别是又小又脆弱的,总觉得一不小心就会弄伤,也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 她不明白一个成年男人为什么会这么痴迷于各种□□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 把小猫放在沙发上,程炎蹲在旁边专注地看它们爬。

     何小栀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她开口说:“你为什么不选一公一母,以后还能生崽。”

     程炎:“不喜欢公的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她皱眉说:“怎么觉得你有点变态啊?”

     程炎平淡说:“你不早就觉得我是变态了么?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想起当时两人因为倩倩吵架的事,她确实口不择言骂过他变态,她想了想说:“你是不是就喜欢小的,雌性的?”

     程炎被她这个说法逗笑,“不过你是个例外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正在分辨他这句话到底是褒是贬,还没反应过来,程炎补刀:“又不小,还雌雄同体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她想打死他!

     –

     这之后的短短两天里,小区里的各种热心居民都知道程炎和何小栀的关系了,何小栀只要一出门就逃不过这个话题,还各种打听程炎身世,挖掘私密话题……

     她不得不感慨于群众的八卦精神之旺盛。

     那两只猫自然又变成了何小栀养,她还去买了一堆小猫猫粮和笼子玩具等,逼不得已又一次当上了铲屎官。

     除此之外,一切都算平常。

     上班时间,何小栀在看客户资料,徐靓拿着咖啡杯递给何小栀。

     何小栀接过,揉揉太阳穴:“正好需要提神,谢了。”

     她喝了一口,是美式拿铁。

     她又看向徐靓:“靓靓,我要是走了你会不会想我?”

     徐靓随意问:“走哪儿去?”

     “离开公司。”

     徐靓随意说:“咱们是朋友,和你在不在公司无关吧。”

     何小栀没说话,捧着咖啡杯继续看资料。

     白纸上的黑字却慢慢模糊起来,她忍不住开始发呆。

     正在神游,突如其来的震动声透过木桌穿出,吓了何小栀一跳。

     她摸出放在柜子里的手机,看见是一条银行发来的短信。资金到账提示短信。

     看清短信内容之后,何小栀只觉得整个人都彻底清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 她立刻走进休息室给程炎打电话,但没接。

     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忙,何小栀也不再继续打,编辑短信:

     转钱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发完短信,何小栀把手机放进衣服口袋里,在休息室的落地窗边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 她尚且还有些懵,不明白程炎为什么突然转移这么大一笔财产到她名下。

     外面主管开始叫她,何小栀走出去,拿过报告准备去主管办公室。

     手机突然震动了一声,她停下脚步,打开手机看见是程炎发来的短信,只回复短短几个字:

     安全感,以及退路。